绅士与烈酒

Football | Chelsea | USK | TV Series | Movies | Others
Microblog: @英超总攻切尔西

【米英】Heathens(2)

Act 2 The King’s St 国王街


亚瑟顺理成章地加入了阿尔弗雷德的小团体——这个国际化的组织包括一名苏格兰人、法国人和德国人。而就像刻板印象会认为的那样,苏格兰人负责喝酒,法国人负责泡妞,德国人负责骂骂咧咧地收拾烂摊子。你问阿尔弗雷德?他大概会回答美国人负责扮演英雄的角色,同时喷出一个完美无暇的烟圈。


现在,亚瑟作为唯一的、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的英格兰人加入了进来,受到了死颜控们的热烈欢迎。


“兄弟,我就知道你上道儿。”斯科特揽住亚瑟的脖子,灌了一大口威士忌。

男孩们在讨论学校里新近流行的一个秘密。“只有可爱的孩子们才知道哦。”弗朗西斯,留一头打着卷儿的金发的法国...

【米英】Heathens(1)

文前碎碎念:

突然脑抽又想要开坑。

两个少年互相暗恋、一同成长并互相拯救的故事——童年阴影可是很难摆脱的呢。

也是个探险、狗血、不干正事的故事——soulmate什么的,现实中没有,希望在自己的笔下能看到。

出场cp除了米英外会有法加、亲子分和普伊(是的多一字请你当一把安静如鸡的椅子)

后期高虐注意。


Heathens/异端


Pairing: Alfred F Jones/Arthur Kirkland

Ratings: R

Disclaimer: characters belong to Himaruya Hidekazu.


Act 1 剑河


阿尔弗...

想吃祁琴到不可自拔 lo上一片祁高祁赵让我很绝望啊

留英经历让我可以去知乎回答以下问题:

现实生活中有哪些“我秃了 也强了”的例子?
未老先秃是种怎样的体验?
英国的水质真的很硬吗?
英国人为什么发际线那么高?
抖森等英国演员的发际线为什么突破天际,是英国的水质问题吗?

露出了和善的围笑。
英国,呆久了不止掉头发,还长胖呢🙃英村的空气中都弥漫着发胖因子,躲都躲不掉哦。

然而。
是的,总要有个然而。
英村虽然无聊、虽然这里的人民很British,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槽点,却是我成熟起来的地方,是我进一步认识和认同自己的地方,是我结识日后可以携手并肩一同前行的伙伴的地方。我很喜欢这里,也会常回来看看,再走过我曾经抓小精灵或思考人生时走过的路。
我并没有选择在这里生活,因为...

+1s

2点睡下5点就醒了(手动白眼


这种生活真tm换谁都过不下去好么23333


起来看到首页又因为某marvel片撕了起来

我想说自打我看了美队1决定我很讨厌这个人起

我就接连错过了美队2妇联2等等所有有美队出场的片子

然后我就脱圈了(滑稽

哈哈哈哈哈哈机智的我(

我觉得有个妹子说得hin对:我可以容忍你坏,但不能容忍你蠢(。


讨厌谁就完全写在脸上(

我就是讨厌你 怎么样不服来打我啊(。

6 /   / 树洞

魔兽世界与政治(珍娜篇)

作为一个水平极其业余、选角完全看脸的休闲玩家,wow对我来说更多的是一段故事、一个史诗和一份回忆和湖光山色。至于刷本练级,啊哈哈哈毕竟我被惩戒骑一枚全程凯瑞,连点卡都没操过心呢(。

这个游戏其实是我拿来脑补西方政治的最初模版。

今天想先谈谈wow中我最爱的女人珍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当然其中会包含我的yy成分,但我们毕竟是在一个游戏中复盘,总要有点yy成分的哈哈哈哈(不负责任的笑容,以及会本着人类至上的原则(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珍娜来自东部王国的一座贸易城邦库尔提拉斯,是领主将军戴林.普劳德摩尔的女儿。这个设定其实hin耐人寻味:库尔提拉斯只是个大陆旁的岛屿,尽管地理位置优越、岛屿本身却资源...

决定把存韩整篇扔上来

我已经…被萌的死去活来了_( :з」∠)_

蛋之忧伤:

一直想写点什么反驳“李斯妒杀韩非“这个说法,然而秦朝史料匮乏并找不到实锤,战国策的版本又过于简单而且黑锅直接扣给姚贾我也是拒绝的== 之前一直试图从逻辑从人设从动机等各个方面去反驳,然而木有实锤还是好虚!感觉会自己说一大通然而被人家一句“干了就是干了”给反击的哑口无言嘤嘤嘤 



结果昨天机智的我!闲得无聊翻师兄的巨著(我也不知道我为啥这么无聊大概是为了切身感受一下师兄“愚蠢的人类”的气场)的时候,看到了存韩篇!!!如此精彩的东西居然木有一本史书收录了真的太过分惹!!!简直师兄弟的真.撕逼实...

[E.Hazard/O.Emoaba]Tiny Sparkles

Pairing: Oscar Emboaba/Eden Hazard(?

A/N: 最近(也许是前阵子?)这两只的互动还挺多的。戴五渣牢饭?那是什么我才不知道(。

新年快乐!


比赛后的两天,除了日常训练外,Eden通常窝在家陪老婆孩子。


偶尔会有客人来访。


比如眼前这个抱着一团毛球的卷发小伙子。


“早安,Eden. Julia不想家里闷着,我带她来找Yanis玩。”


什么嘛。自己老婆不在家就把孩子来我这里送。Eden在心里翻了个小小的白眼,把包在羽绒棉衣里的小号卷毛抱进了孩子们的房间。

“来坐,”他拉着Oscar坐在铺满泡沫砖的地板上,“Natasha...

[J.Mata/O.Emboaba]Footsteps in Snow

13年的旧文了 今天重温了一遍 想起转会那段时间还是心有余悸 贴过来看看(不要这么自恋


Pairing: Juan Mata/Oscar Emboaba
Warnings: OOC,换视角第一人称叙述(不喜欢请左上角;)

Juan’s POV

尼古丁这种东西是很奇妙的,它在吐息间即可带给你快乐,同时取走健康作为报酬,而你甚至不能对此抱怨什么,只能在某个安逸的午后享用着它时突发奇想:哦,上帝,为何我会迷恋上这死物呢?

这是弗兰克在更衣室中侃侃而谈。我深以为然,但并没有立场公然说出赞同的话,鉴于在我的中指和无名指间正夹着的那根正向周围空气中释放着银蓝雾气。弗兰克在经...

[APH/英米]Midnight

Pairing: Arthur Kirkland/Alfred F Jones
Rating: M
Disclaimer: fake
A/N: 只是个小段子ry,住在亚瑟家的幼年阿尔被海盗亚瑟ryyyy

少年捧着本书窝在被褥里。
凑着不甚明亮的羊脂灯,可以看到他一手死死地攥着被角,一手哆嗦着给书翻页。一阵风忽然从未关上的窗子中闯进屋子,不大不小,刚好带走了灯火的光亮。
少年尖声叫了起来,飞快地跳下床,向走廊尽头的那间主卧跑去。
“亚瑟,亚瑟!”
他气喘吁吁地跑进门,惊醒了宽大的床上熟睡的青年。
亚瑟半眯着眼睛撑起身来,见到那金发少年只披了件睡衣,哆嗦地站着,他忍不住勾起嘴角,拍拍身旁空下的位置,让少年...

1 2

© 绅士与烈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