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与烈酒

Football | Chelsea | USK | TV Series | Movies | Others
Microblog: @英超总攻切尔西

【米英】Heathens(2)

Act 2 The King’s St 国王街


亚瑟顺理成章地加入了阿尔弗雷德的小团体——这个国际化的组织包括一名苏格兰人、法国人和德国人。而就像刻板印象会认为的那样,苏格兰人负责喝酒,法国人负责泡妞,德国人负责骂骂咧咧地收拾烂摊子。你问阿尔弗雷德?他大概会回答美国人负责扮演英雄的角色,同时喷出一个完美无暇的烟圈。


现在,亚瑟作为唯一的、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的英格兰人加入了进来,受到了死颜控们的热烈欢迎。


“兄弟,我就知道你上道儿。”斯科特揽住亚瑟的脖子,灌了一大口威士忌。

男孩们在讨论学校里新近流行的一个秘密。“只有可爱的孩子们才知道哦。”弗朗西斯,留一头打着卷儿的金发的法国人,指尖捻着自己的发梢搔首弄姿,“国王街上的一家俱乐部里流出了一种新式drug,intake过量的人会产生极端严重的幻觉、甚至…”他压低了声音,“幻觉发作时会变成汉尼拔,只对自己的肉感兴趣的那种哦。”

而斯科特所指的上道儿,是对亚瑟“我们应该做些什么”一句的表彰。


“据我所知,里卡多正是因为在校园里嗑嗨了作出…嗯,被普林斯老头撞见才被开除的。”阿尔弗雷德不动声色地拨开斯科特搂着亚瑟的那条胳膊—他站在两人的椅子后面,做出凑近大家讲话的样子、离亚瑟的脸颊不必要的近。


“可是,道德委员会的老家伙们为什么不公开这个消息呢?”德国人基尔伯特原本心不在焉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这样下去学校会乱套的。”

“哦,基尔、我的小基尔伯特,”弗朗西斯叹息着摇摇手指,“你难道从来不看剑桥地下bbs上的八卦吗?”

基尔伯特,连同另外三个男孩露出微妙的表情——“什么!?你们都不知道?”弗朗西斯夸张地跳了起来。


阿尔弗雷德难得地在弗朗西斯面前表达出求知欲:“弗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这个圈子里、亚瑟修经济学、基尔和斯科蒂是工科、我是医学院的,只有你、在计算机院,而那个邪恶的bbs只有你们的人才登得进去不是吗。所以不介意的话,解释一下?”


弗朗西斯顿住——尽管只是一瞬,这让阿尔弗雷德藏在镜片后的蓝眼睛眯了起来。法国人示意大家都偎近些,他们组成了一个圈,弗朗西斯揽住身旁的基尔伯特和阿尔弗雷德悄声细语,不知为何、他甚至觉得这个消息需要用到最为剑桥学生们厌恶的拉丁文表述出来。


男孩们默契地整理了自己的表情。


“这么说,”亚瑟字斟句酌地开口,他觉得嗓子有些干、像去年染上肺炎最严重的时候那样,“如果我们不拿出个计划来,学校早晚会沦陷的。”

阿尔弗雷德半抱着亚瑟的椅子—他的手正好能搭在绿眼男孩的肩上,“亚瑟说的对,我们必须—”

“可是你想过吗阿尔弗、还有亚瑟,”基尔伯特打断他,“道德委员们、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决定不插手这件事,我们很可能什么也做不了。”

“可是!”时间还来不及给阿尔弗雷德辩驳,接下来大家眼前出现的一幕给足了基尔伯特理由。


茜茜公主,这间最受学生们欢迎的小酒馆里,有个棕发的男孩突然浑身颤抖地从椅子上摔下来,口中念念有词,而后他捧着自己的手臂、像发现什么珍馐佳肴一般,专心致志地啃食起来。


阿尔弗雷德一把蒙住了亚瑟的眼睛。


“伙计们,伙计们…”他此刻声音颤抖,可谁又能知道他的内心几乎狂怒着。该死,该死,该死!他早就看出亚瑟很可能有双相情感障碍,而这些人,这些自甘堕落地败类竟然在他的亚瑟面前把人性的扭曲丑陋演全了!真令人作呕,如果不是他在人前需要镇定,他肯定已经吐了。


斯科特的视线在阿尔弗雷德笼在亚瑟眼睛上的手只停留了一秒,他迅速用自己在篮球场上引以为傲的(被阿尔弗雷德笑骂“长臂猿”的)臂膀把朋友们揽成一团推搡出酒吧。


“茜茜公主”里全乱了,姑娘们惊叫着,人群像没头的苍蝇般蹿来蹿去,桌上的啤酒瓶哗啦啦跌在木质地板上,没碎几只,却因为滑倒了人而引起更大的骚乱。


亚瑟被阿尔弗雷德牢牢地扣在怀里,他几乎不敢呼吸了,浅淡的睫毛剧烈震颤着。没关系的,他想,这影响不了我,我是柯克兰探员的儿子,这不过是场可笑的闹剧。


“亚瑟?”阿尔弗雷德顾不上扶起身边跟着女伴一起滑倒的陌生男孩了—弗朗西斯做了那件事,他小心翼翼地把男孩圈进怀里,“你还好吗伙计,深呼吸。”

也许是阿尔弗雷德关照的声音起了作用,或是他夹克上混着木质香的皮革味,锂盐*在它该发挥效果的时候及时平复了亚瑟突突跳动的太阳穴,让他在一次深呼吸后变回了那个面对三页推倒公式也不慌不忙的经济学男孩。“我很好,阿尔弗。”他微妙地察觉到了阿尔弗雷德刚才本不该有的一拍呼吸错乱,于是抚了抚男孩的背。


斯科特和基尔伯特早就冲进人群里吼着疏散学生了,他们两个高大结实——斯科特的体格甚至能把弗朗西斯单手抱起来,没什么好担忧的。弗朗西斯从怀里掏出一部黑莓手机来(是他不常用的那部)快速敲了几行字,不动声色地揣进裤兜里。他身后的亚瑟从打字的手指移动约莫猜出了弗朗西斯写了些什么,他当然对阿尔弗雷德和三个男孩们心怀感激,于是他挣开阿尔弗雷德,帮助不远处的斯科特把一个被碎玻璃割伤小腿的男孩抬到安全的地方。


警笛声终于呼啸而来,男孩们互相交换了眼神,他们是时候离开了。



注:

锂盐:用于治疗双相障碍。


我真的没有在黑剑桥,都是我瞎编的(。架空的,不是真的剑桥郡也不是真的剑桥大学。

敏感词都用英语替了,凑合着看吧大家(。


评论(1)
热度(6)

© 绅士与烈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