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与烈酒

Football | Chelsea | USK | TV Series | Movies | Others
Microblog: @英超总攻切尔西

[后宫甄嬛传/GL]蝶恋花

配对: 沈眉庄/甄嬛

分级: PG

弃权声明:人物属于流潋紫,仅作非商业使用


初夏的天气,枝头柳梢都隐隐有了繁盛之意,连拂面的清风都多了几分晴暖气息。

暖阁外湖蓝织海棠碧荷的纱帐矮矮垂着,透过一片绿意望进去,见得一位少女正在伏在纱窗前作画。一袭家常的品月色素缎衣裙,头上松松挽了个螺髻,青丝环绕之间不过几点素色珠翠,却端得好看的紧。


少女调匀了朱砂,在宣纸之上轻点几笔,复而将兰竹狼毫挂于架上,伸手想去寻支兔毫,却听得背后传来几声娇笑,继而一阵熟悉的西府海棠香气漫过鼻尖。


“原来是躲到这里来了,叫我一番好找。”甄嬛蹦蹦跳跳进了暖阁,盈然扑进少女怀里。


来人即是好友,眉庄索性搁下笔,“说是两家聚在一起开什么家宴,依我看是不过是请些七大姑八大婆来品评咱们便了,我自躲起来清净。”


“你倒是清净了,留得我一人应付那一大帮子女眷。”甄家的小姐不依不饶地拿绢子去拂她。少女别脸躲过去,却由得她腻着自己胡闹。


“依着你这礼仪,怕是在姑妈那里挨了念才来寻我跟你作伴吧。”说着从怀中掏出丝绢拭去好友头上的细汗,“跑这么急,万一跌着了可如何是好呢,眼看这就要选秀女了。”


甄嬛挡了她的手,“来找你便为了商量这事的,”顿了顿又说:“姐姐——姐姐还是想要入宫吗?”


“不想入又怎么样呢。”少女叹了口气,“父母之命,做女儿的,自得秉持孝悌之道遵从。”


甄嬛漫不经心道:“我是看不出宫里有什么好的,到时候呀,我便打扮成村妇模样去,任谁也不会把我挑进宫里了。”


“是是是,”眉庄携了她的手坐下,“嬛儿是要嫁给一个天上有地下无的男子呢。”

“找不见那样的男子也罢,我倒情愿同姐姐在闺阁里相伴一生。”她在人前从来怡然识体,从不流露娇憨儿女形态,故而眉庄听得忍俊不禁。


“傻嬛儿,哪家的女儿不出阁的呢,你只当甄府是开佛寺的吧。”眉庄轻轻拍一拍她的背脊,声音如珠落玉盘。


“我可不同你顽笑。”甄嬛郑重其色,“姐姐,要是咱俩都落选了秀女,就在闺中过一辈子,你依不依我?”


“依你依你,嬛儿说话哪能不依呢。”眉庄假意去捏她的脸,一双玉手却被她捉去紧紧攥入了手里。


午后惊雷。


蝴蝶穿花云锦卧榻上的妇人惊醒,摇扇的姑子忙掺她起身。

“太后娘娘,陛下在外殿等候娘娘多时了。”


妇人唇角浮起一丝笑意。略整罗衫,簪一支金钗在燕尾发髻,妇人斜睨一眼铜镜,朱唇轻启:“请皇帝进来吧。”


一身天青绣流云红日常服的帝子进来行了个礼,“见过母后。”

“润儿,过来坐。”妇人唇角的笑纹更深,慈爱之意尽显。


“儿臣瞧着母后眼角似有水痕,是谁惹母后生气?可是宫人侍候不周?”


“哪有的事。”妇人拂去帝子肩头的落发,“不过是梦见了故人。”


“故人?”


“你的母亲。”


“儿臣的母亲不正是母后吗。”帝子朗笑,“哪有梦见自己还称故人的?母后少来诓骗儿子。”

“岂敢诓骗皇帝。”妇人一笑,“是你的生母,先帝的惠仪贵妃沈眉庄。”


“原来是沈娘娘。”

帝子不识生母,不过一笑而过,“儿子听闻昔日母后与沈娘娘是很亲厚的。”


“是啊。”妇人眉头轻蹙,“罢了,今个皇儿好容易来,不说这些了。来找母后是为何事?”


“儿子是想……”


殿外有阵风卷过,继而噼里啪啦下起雨来,便又是一年夏天登场了。


九十韶光如梦里,寸寸关河,寸寸销魂地。

落日田野黄蝶起,古槐丛荻摇深翠。

惆怅玉笛催别意。蕙些兰骚,未是伤心事。

重叠泪痕缄锦字,人生只有情难死。

《蝶恋花》


FIN


异性只为传宗接代,同性才能成就真爱



评论(1)
热度(17)

© 绅士与烈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