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与烈酒

Football | Chelsea | USK | TV Series | Movies | Others
Microblog: @英超总攻切尔西

[Tyrant/暴君]Strange Familiarity

Pairing: Bassam Al Fayeed/Jamal Al Fayeed

Rating: M

Warnings: 片段流

A/N: 片段流/迟早要被虐的节奏、且萌且珍惜/随缘里的文都是清水我好想炖大肉_(:з」∠)_


他们都在阿伯丁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在Bassam离开家庭、逃去美国之前。

而Jamal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现,如果Bassam选择留下的话。


那是他的身体在告诉他,想念一个人是什么境况。

那是疼痛,和刺痒,他手里坚硬的勃起和那种从未安眠过的感觉。


Jamal在床笫之间,在从他的父亲带来的噩梦中惊醒的片刻,想到的是他的弟弟Bassam。

他逐渐美国化的语调和令人心安的灰蓝色眼睛。


——————————————————————————————————————


Jamal从小就知道,他的兄弟心中住着一头猛兽。


他们的父亲有时会在审讯犯人时要求他们在场。

Jamal通常尽可能地避开视线,而Bassam则不动声色、目不转睛地看着单向玻璃另一侧发生的一切。


“你不害怕吗?”Jamal问。幼弟的早熟让他觉得自己才是年龄劣势的那个。

“没什么好怕的。”低着头的Bassam看不清表情,“那人将要死了,将死之人是不会有威胁的。”


Jamal沉默不语,Bassam拉起他,“别看了,我们走吧。”

“可是父亲他……”

“就说是我闹着要走你陪我好了。”


他的兄弟在保护他。

Jamal想,Bassam常常故意搞砸一些事换来父亲的训斥,这样父亲留在他身上的关注就会少一点。

Bassam是温柔的,以他独有的方式。


———————————————————————————————————————

当Bassam提出留下时他松了口气,当Bassam深夜来找他,当他们一同跌进床里。

Jamal不知道的是Bassam在呼吸到他身上的独有味道的同时感到一阵安心。他回家了。他憎恨这个家,但他回来了。


他对Jamal的身体有种奇怪的熟悉感。Bassam不需要太多的指导就知道该怎么满足那个男人、他的兄弟。

“Bassam,我很高兴你留下……”Jamal靠着Bassam的身体说。他的手指在汗湿的皮肤上写着他们的名字。


Bassam点点头。“你需要的话我总会在的,Jamal。”


Jamal笑了。“我猜你会的。”



评论
热度(4)

© 绅士与烈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