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与烈酒

Football | Chelsea | USK | TV Series | Movies | Others
Microblog: @英超总攻切尔西

[E.Hazard/O.Emoaba]Tiny Sparkles


Pairing: Oscar Emboaba/Eden Hazard(?

A/N: 最近(也许是前阵子?)这两只的互动还挺多的。戴五渣牢饭?那是什么我才不知道(。

新年快乐!



比赛后的两天,除了日常训练外,Eden通常窝在家陪老婆孩子。


偶尔会有客人来访。


比如眼前这个抱着一团毛球的卷发小伙子。


“早安,Eden. Julia不想家里闷着,我带她来找Yanis玩。”


什么嘛。自己老婆不在家就把孩子来我这里送。Eden在心里翻了个小小的白眼,把包在羽绒棉衣里的小号卷毛抱进了孩子们的房间。

“来坐,”他拉着Oscar坐在铺满泡沫砖的地板上,“Natasha在烤biscotti,很快就可以吃了。”


Oscar松了口气,帮小女儿把厚重的外套脱下来在地板上爬着玩。Eden坏笑起来,“这么早来,还没吃饭吧。”

“是啊。”天真的巴西人一脸诚恳的答道,“Lu和我妹回去巴西看看家人,家里只有我和小朱。”


意思是不会做饭,Eden自满地吹起口哨。虽然自己的厨艺也难登大雅之堂,比起眼前这位仁兄,还是可以拿来炫耀的。

“中午留在家里吧,我做饭给你吃。”他伸手去揉Oscar和Julia的卷发,一手一个,毛茸茸的。真可爱。


恬静的比利时主妇站在房间门外见证了这一幕。她轻轻叩门,端着满当当的托盘进来。有给孩子们的biscotti, 在厨房听到Julia来时还特意做了几块软糯易嚼的,有给成年人的waffle,水果是糖霜草莓。


嗜甜的Oscar看都没有看点心一眼,端着糖霜碟一颗颗吃草莓。

Eden很不服气的看着他。凭什么这家伙吃的也不少,就是不长胖?刚来伦敦时营养师几乎每天都叮嘱他要增肌,如今两年下来了,自己胖了几斤,眼前这个人还是瘦得大风天出门都被担心吹走。


Natasha看到打小长起来的Eden皱起的眉头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微微一笑,转而对Oscar说,“午饭在我家吃吧。”


“好啊,Eden还说中午要掌勺呢。”巴西人认真卖队友。

伊甸园来的上帝之子好像被大块biscotti噎住了,猛力锤着胸口。“咳咳,Nat,午饭,午饭什么的就交给我吧。”

小妇人掩唇而笑,“你来就你来,我帮你打下手好了。”

谁说打下手不是收拾经历过大爆炸的厨房的意思呢。


过了十一点一刻,Eden为了弥补早上随口挖下的坑和Natasha去厨房研究菜谱。Oscar留下陪三个孩子玩乐高。


Leo私自决定这个卷毛叔叔比自己的爸比还要稍微可爱那么一点点。眼下他趴在Oscar的背上,看似在学巴西人搭乐高,实则用小手在卷发里一通乱揉,还把口水滴在了毛衣上。


Julia和美貌的Yanis哥哥在一旁绘图。好在小女孩除眉毛外的部分颜值颇高,不然会被当成小花痴的吧。

在厨房被自家爱人耳提面命的Eden偷偷溜出来一趟,看到三个孩子挤成一团,Leo玩着Julia刚能扎起来的小辫子,Oscar背对他坐,专心为孩子们搭着乐高。窗帘被微风吹得飘起,漏进一室阳光。两年前刚认识时还好久都不知怎么跟他说话,如今几天不来自己都要打电话催了。

今天的伦敦天晴了啊,不如下午一起出门吧。


不管厨房里到底发生了多少次爆炸,Eden还是在午时三刻将三盘煎的细嫩柔软的羊排端上了桌,两个男孩每人得到一盘mussels,Julia则有吮指饼和温热的甜牛奶。


“Eden,今天来找你实在太正确了。”吃着肉的Oscar感激地献给比利时人一枚闪亮的笑,“这道菜真的很好吃。”


Eden做出“那当然”的得意表情。至于被烤箱烫伤的小指?那是什么,并不能吃。


“下午带着孩子们去花园踢球怎么样?”Eden悄悄把一块萝卜丢进Oscar的盘子,掩人耳目地凑近问。


“没问题啊。”Oscar笑眯眯答应,插起那块被嫌弃的蔬菜,“Eden,你这是?Natasha,他不吃萝卜。”


FIN


说好的臀奥终于兑现。现在好像不会认真地写足同了呢(。

评论(1)
热度(10)

© 绅士与烈酒 | Powered by LOFTER